曾子固集: ●卷三十九·祭文二十六首

无俾薤山邪溪专美于此邦,祷于邪溪薤山,【先君焚告文】,而先君、先夫人咸有官封追荣之赐,神休,人能备物以事神,岂惟守土之臣所任以为忧,待雨而秀

  阴功及物,灵德在天。缅惟真驭之升,实以八月会之序。人思余烈,岁即遗祠。故兹守土之微,敢体爱民之素。俾往陈于薄具,尚永庇于群生。

  【代太平州知州谒庙文】

  民之艰于稼穑,赖岁屡丰,得以足衣食而偿其力,吏亦得以无所事于勤而偷禄。今兹春仲,麦苗满野,得雨而成。则民得以继其丰年之乐,而吏亦得预其幸。神之食于此土,为能泽于斯民也,故敢以告。尚其赐之,以称人望。

  【谒文宣王庙祝文(邢台)】

  吏不胜任,荐致旱灾。祷于山川,为黩已甚。然稻田日瘁,民命所托,夙夜忧惧,不知所为。维尔有神,世载灵德。是用友沼星耄忘其惭羞。尚其降祥,时赐甘雨。俾岁没有害,维神之休。

  维先君、先爱妻积德累善,巩获蒙余泽,备位于朝。今天子始郊,加恩群臣,皆许追荣其先。故先君、先爱妻咸被赞书,命官封邑。而巩方羁于职事,不得躬至墓下,谨遣弟布、肇奉告第以告。

  【苏洵哀辞】

  【送寿圣聪长老偈(并叙)】

  春日在辰,常傥。稻将萎瘁,人用嗟忧。由吏治之不明,致奸和气;维佛乘之无碍,善济群生。是敢同祓精诚,虔祈觉荫。觊滂沱于膏泽,俾浃洽于原田。用救焦枯,实依慈惠。

  【甲寅6月展墓文二首】

  比苦愆阳,再徼灵施。蒙报如响,得雨应时。泽润焦枯,荡除烦郁。物有丰成之望,人无疾疠之忧。敢忘大恩,尚觊终惠。

  【祈雨诸庙祝文】

  【薤山祈雨文】

  【诸庙谢雨文】

  维相其初兮择嗣于宗,君提而秀兮乃立于宫。庙门有戟兮祭拜以时,相不失托兮君无坠恭。庭闱乐康兮妻子不骄,又事寡嫂兮端其服容。大伙儿剪剪兮趋慕要津,小编躬处方兮不夸以从。《诗》《书》百家兮甚博而ゾ,笔者讲其疑兮往趋于中。虽裕于实兮不耀其华,维友

  嘻嘻呀呀三伏中,草木生烟地生火。遗君玉石百有八,愿君置之白石盆。注以碧芦井中泉,遣君肝肺凉如水。热恼既除心自定,当观热相无去来。寒至折胶热流金,是本身法身一个人工呼吸。寒人者冰热者火,冰火初不自寒热。一切尘寰自己四大,究竟哪个人受寒热者。愿以法水浸摩尼,当观此石如瓦砾。

  州有帝命,缮治城墉。得日之良,啸工始事。斯人允赖,维尔土神。尚其降休,敢不以告。

  【薤山祈雨文】

  【祭土祈雨文】

  维西方挺特英伟之气,结而为此山。惟山之九花润泽之气,又聚而为湫潭。瓶罂罐勺,能够雨天下,而况于一方乎?乃者自冬徂春,雨雪不至,西民之所恃以为生者,麦禾而已。今旬不雨,即为凶岁,民食不继,盗贼且起。岂惟守土之臣所任感觉忧,亦非神之所当安坐而熟视也。圣圣上在上,凡所以怀柔之礼,莫不备至。下至于愚夫小民,奔走畏事者,亦岂有他哉!凡皆感觉后天也。神其盍亦鉴之。上以无负圣圣上之意,下以无失愚夫小民之望。尚飨。

  常傥,将害农功。夙夜忧怀,不皇启处。敢徼灵贶,时赐膏泽。俾人获济,惟神亦永有依。

  去岁经冬,时雪不厚。今兹春晚,膏泽尚微。农于稻田,待水而种。苦兹旱涸,人用焦然。吏不能够有惠于民,而惟岁之善,则刑清事简,尚有相当的大概率焉。是用沥恳,有祷于神。惟神依人,尚其降鉴,使霈然降水,以大济于此邦。则人于事神,亦曷不尽?

  【吴太初哀辞】

  【又】

  【诸庙祈雨文〈诸寺改作:敢于真觉伸布虔诚惟佛至慈与人工归〉】

  【皇妣仙源县老太太周氏焚黄文】

  维岁大旱,蒙赐甘雨。洼邪之麦,冀可以苏。菽粟之田,有非常大恐怕自此。实神之德,敢忘昭报?尚其终惠,俾获有秋。

  【祈雪雾猪泉祝文】

  金斯敦元丰元年甲子,自七月甲申,至一月乙巳,凡十有十二四日不雨,田已忧旱。太傅率属吏士,分祷诸佛祠,迎像能致雨者陈之通路,用佛陀法为道场,率属吏士罗拜以请。乙巳夜五鼓,出祷鳝溪,属吏士分祷群望。庚申,率属吏士蔬食。夜四鼓,就城南近水祭告后土,将为坛祭龙。庚午蔬食如丁未。夜三鼓,就坛椋岸旒懒。丁巳夜五鼓,就视牲血,以法推之,当得雨。丁丑,就紫极宫坛,用青童二十有六人,更咒蜥蜴如古法。庚午,分祷诸祠未遍者,取黄蘖山天险水置道场,率属吏士往请。甲申,又往。丁卯夜二更得雨,连三昼夜,远近都有余。

  维神以功德之美,列于祀典。受命守土,敢陈薄荐。惟神常垂阴施,以惠此邦。

  农勤甚矣,岁既淑节,麦待雨而成,菽粟待雨而种,而旱髂为虐,人用忧嗟。今将为坛,象龙以祷,是用先事告尔土神。尚其降休,无弗人望。

  新正既应,庶草将兴。爰出土牛,以戒农事。丹青设象,盖惟风俗之常;耕获待时,必有阴阳之助。仰惟灵德,佑笔者穑人。尚飨。

  盖自乙酉至丁卯,凡十有二十八日,无日不致祷。自乙亥至丙子,四境多得雨。至辛卯,乃都有余。是日,罢道场,还所迎佛及水,送蜥蜴南涧之滨。甲辰,遍祭谢。欲知闽粤之间,兼旬不雨,则已忧旱,而请祷之为不诬也,故刻其祝词于石,而并识之。

  乃故秋现今,雨不沾足。麦苗将槁,稻不可种。民将无认为命,吏不知其所为。维神能出云致雨,记于古经,信于百姓之耳目,是用奔告。果蒙降答,乃丁巳云起西北,至夕中雨,达于乙亥。四境告足,麦则滋荣,稻可播种。民得以托命,吏得以窃食。维神之威灵大显于此土,泽施大及于斯民,敢不严报?尚其终惠,俾岁大穰。则人于事神,永永其不敢怠。

  岁既顺成,时方揪敛。神能施泽以及物,人能备物以事神。兹惟旧章,夫岂敢怠?庶其为福,无ル于人。

  【祷雨社神祝文】

  【诸葛卧龙庙祈雨文】

  【太平州祈晴文】

  【太明朗道宫谢雨文】

  轼以忧寄,出守此邦。岁之不登,实任其咎。政虽无术,心则在民。惟神聪明,其应如响。雨不暴物,晴不失时。喜愧之心,吏民所共。式李新发荐,少答神休。尚飨。

  【诸寺观庙谢晴文】

  【五指山谢雨文】

  【王君俞哀辞】

  夫帝出乎震,神实辅之。兹日立秋,农事之始。将平秩于东作,先恭授于人时。乃出土牛,以示早晚。惟神其佑之。

  【寿春修城祭土神文】

  【齐州谒诸庙文】

【秋赛文】

  志不行于时,而能驱世以归仁;泽不加于民,而能显道以一生。德无穷通,古难其人。惟公能之,绝世离伦。富贵不义,视之如云。饮止一瓢,不忧其贫。受教孔仲尼,门人益亲。血食万世,配享惟神。敢不昭荐,公乎有闻。

  今岁之初,未愆雨泽。然则麦才薄稔,蚕不甚宜,则民之穷盖可见矣。今兹农望,惟在秋成。而温风方腾,旱气弥盛。是用侧身以惧,有祷于神。尚其降衷,时赐甘霪。俾岁无害,亦神有依。

  吏能奉法令,治狱讼,督赋敛而已;导和气,致丰年,则力不能,德不如也。故一有水田和旱地,则奔祷于鬼神。幸蒙降答,则自恕以窃食。此巩之所不敢不自讼也。今兹请雨,不可能异此。获神之赐,敢不虔报?惟神之灵德,不只能够侵扰,泽施于此民,尚终畀之有年,则神之依人,亦有永赖。

  越山如鳞兮远海而穷,势阻以偏兮毒潜在那之中。子之自重兮卒与此逢,作者知子初兮其父之从,为其子孤兮吾未之恫,孰神之苛兮又速子终,嗟嗟乎然兮维戚吾衷。维子之生兮顺祥于宫,父母之欢兮兄弟以雍。出与人游兮有守有容,其材甚良兮剞劂又工。二十四日而弃兮卒偶蒿蓬,云何人不死兮万古一空。吾辞传子兮无有春冬,子夭且屈兮犹寿而隆。

  天作淫雨,害于粢盛。蒙神之休,犹得中蒸。薄奠匪报,式昭厥诚。

  【洪州谒先生庙文】

  惟岁小春月,盛阳犹亢。旱阶染茫冰冷未兴。吏非循良,敢不任咎?佛有慈惠,则宜降祥。是敢躬沥恳诚,虔祈觉荫。俾风浪之旧作,致雨雪之渐涵。田亩顺成,里闾安辑。仰期真理,俯徇辩论。

  【诸庙祈雨文】

  【长至节祭土牛祝文】

  维尔有神,克相王师,章示见象。国王侈神之德,俾锡号位,秩尊礼盛,非以序升。今州遣从业,即神之祠,致国王命。尚其钦哉,以对休宠。

  【襄州谒诸庙文】

  【诸庙谢雨文】

  【又】

  民无常心,惟安于足食;佛有慧力,善救于含生。比缘嘉平月之辰,久苦骄阳之。惧伤稼穑,将致凶饥。故仗节之隽良,暨守藩之孤陋,俱陈精恳,虔比较荨9蒙感答之慈,立致滂沱之泽,涤除害气,勃起良苗。变瘁为荣,物遂更生之理;易忧以喜,人谐望岁之心。维是鸿私,敢忘昭报?尚期降鉴,常畀有秋。

  巩薄陋,获守绪业,常惧失坠。赖先君、先老婆余泽,有列位于朝。今圣上始郊,加恩群臣,皆得追荣其先。故先君、先内人咸被命书,赠官封邑。巩伏念厥由,不任感慕。隶职京师,谨遣弟布、肇奉告第焚黄,诣墓次以告。

  【诸庙祈雨文】

  【祈晴吴山庙祝文】

  曰嗟乎旱也,何人则为之?升芍稼,将槁而萎。嗷嗷之众,曷望而依?维闽属者,寇贼之罹。逮其既附,作者士已疲。余丑成群,百十睢睢。跳踉出没,负力乘蕖R嘤形渠,诸偷所推。相望棋布,未受鲱俊J壹夷宁,远近并疑。作者畜以柔,亦震以威。从有法赏,不从系{湎祡。或扰而序,或就缠徽。逮岁朔易,荡定无遗。山林夜行,笑语追随。吾人即安,含糗而嬉。士马亦奋,桓桓癸々。天皇圣德,海邦是绥。维此海邦,初亦难〈一作艰〉饥。今宁宇矣,师征始归。今食足矣,廪实尚微。若岁大熟,如梁如茨,如京如坻,自公及私。狱无讼系,里无盗窥。式于永久,方始在兹。今此农田,既硕而齐。俾不卒成,孰忍为斯?神有灵迹,国人所祗。神有显号,太岁所跻。萎能起之,槁能泽之。胡宁有余,敛而不施?我用卜日,早驾以驰。即告潭侧,尚其听之。攘除骄阳,腾云锕隳蕖2ノ甘液,霈洒淋漓。俾农有秋,百物具宜。熄偷与争,长置刑笞。人于报事,岂有ル思。

  【昆仑山祈雨文】

  【诸寺观谢雨文】

  .或问居士:“佛无不在,云何僧荣,所常供养,观音像,独称灵感?”居士答言:“例如静夜,天清无云,小编目无病,未有举头,而不见月,今此写真,方其画时,工适清净。又此僧荣,方供养时,秉心端严,不入诸相,无有本身人,众生寿者,则观音,廓然自现。”尔时居士,作此言已,心开形解,随其所得,而说偈言:

  【谢雨文】

  【齐州谒夫子庙文】

  【诸庙谢雨文】

  【南屏激水偈】

  穷腊未雪,方冬尚温。人有疾疠之忧,地无膏泽之润。职在绥抚,心焉震惭。敢祈肤寸之云,播为盈尺之瑞。除气,顺致时寒。使闾巷消荐瘥之灾,田畴成多稼之利。实依孚佑,俯徇微诚。

  【又诸庙祈雨文】

  旱久未解,贻上之忧。得雨应祈,曾不旋日。焦萎可起,种艺可施。实惟灵休,副此东卷。尚其终赐,俾获有秋。

  【告颜回祝文】

  乃8月以旱,祷于邪溪薤山,应时得雨,麦以丰成,稻可播种,独异于他境,实维其赐。今稻田又干矣,此邦之人,皆谓龙虎之河,五龙之神,祷雨辄应。余敢不告?神其降鉴,大施泽于斯民,使获有年,则人于报神,亦维无ル。无俾薤山邪溪专美于此邦,以作神羞。

  维峨眉山,历古至今,有天下者,巡狩封禅,勒成告代,莫不之焉。或企足动容,卒莫能至。实卓玮殊尤,神仙之地,故天下宗焉。二典所记,其光灵威烈,焯示万世,夫岂他山可得而视!维齐与鲁,获仰而事,粒食缕衣,莫匪阴施。

  宿官于木,用事在春。敢奉岁祠,庶为民福。

  【佛心鉴偈】

  积是骄阳,莫救稻苗之悴;获兹嘉霪,尚滋秋物之荣。是荷灵休,敢忘欧。

  巩蒙昏不肖,不能够称先君教诲培育之意。赖遗德所及,嗣有官禄,以世其家。今圣上始见郊庙,加恩朝臣,以及其先。而先君、先爱妻咸有官封追荣之赐,巩系官京师,谨遣弟布、肇奉告第至墓次以告。

  今者盛秋已晚,庶物将成。矧兹麦苗,实待雨泽。而骄阳尚炽,畏暑未消。野有焦枯之忧,人怀膏泽之望。敢祈灵德,俯徇商议。荡蕴隆之灾,以升严气;濡渗漉之施,以遂嘉生。实赖神休,允谐众志。〈附:寺庙:道虽至寂,感无不通;人虽甚愚,诚无不获。祭词同前,改“灵德”作“冲荫”,改“神休”作“真工”。佛殿:佛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慈悲,在于利物;人莫艰于稼穑,必也趋时。是仰神休,用康岁事。祭词同,改“灵德”作“觉荫”,改“神休”作“慧心”。〉

  吏实不德,无以导迎顺气。消复灾,惟神之求。神亦闵其不才,而嘉其勤。凡有告请,靡所不答。乃者有谒乎神,即退之27日,时雨周洽,去城百里而近,蝗独不生。凡小编吏民,孰不归德于神。但是一雨之后,弥月不继。百里之外,蝈枭如初。岂神之能应于前,不可能应于后,能恤其近,不可能恤其远?盖吏不称职,政刑失中,戾于民心,以不能够终神之赐。而小编州之民,比岁饥殍凋残之余,不复堪命。若又不熟,则流离之祸,其莫知所止矣。神之聪明,其忍以吏不尽职之所致而不卒救之欤?今夏麦垂登,而秋谷将槁,若时赐霈泽,驱攘虫灾,以完自身西成之资,岁秋4月,当与吏民复走庙下。

  【祭顺济王文】

  皇帝不以某不敏,使有兹土。凡境之内,鬼神能福于人,敢不恭事?今得日之吉,始兹荐见。惟神之赐,使民宜其家,及其岁事,则某敢不继?自今具酒醴牲铮以报于神,神其鉴之。

  比<龠页>众情,仰祈灵施。果蒙薄雨,小润焦原。已祛畏暑之烦,遂适戒寒之渐。敢忘祗报,更俟余休。克终播泽之祥,俾获有年之望。

  【送僧应托偈】

  【正秋告祭诸庙文】

  【岳庙祈雨文】

  【祭五方龙祈雨文】

  惟神聪明,为民依庇。宜秩典祀,钦奉灵祠。况农事之肇兴,赖神灵之降宥。一邦蒙惠,已膺风雨之时;百里有严,将享秋冬之报。

  佛有大慈,速于善应。人无常产,理则难安。惟穑事之将成,而雨淫之相连。忄典然省惧,岂敢皇宁?盖兹疲瘵之民,已出旱灾之后。室家凋弊,闾里愁嗟。如复荐饥,将焉托命?前晚稼甫毕,晚苗方兴。洼下之田,已伤流潦。亢爽之地,实惧浸淫。是敢虔比较荩仰陈净恳。伏望廓山川之а滞,回日月之光耀。谐此顺成,湛然澄霁。实ム慧荫,感慰评论。〈附:诸观云:道实无方,物来斯应。民惟难保,食足为先。虔对上灵,实ム真荫。谨词。诸庙云:神实无方,物来斯应。民惟难保,食足为先。虔对至灵,实ム妙荫。谨告。〉

  今麦苗方出,而时泽尚愆。冬令久行,而寒气未应。嗟吏治之不善,以奸阴阳;惟神理之无方,能兴云雨。是用兢惭以任咎,蠲祓以乞灵。尚期降休,以答人望。

  【诸庙春祈文】

  【又】

  【大悲谢雨文 】

  自去秋到现在,雨常不足。今麦苗将槁,稻种未布,而春既尽矣。若又不雨,至于11日,则麦必尽死,稻不可种,民将安所寄命乎?吏知其急,而不知其所以为。神知其急,而力能为雨者也。其亦何惜数尺之泽,救民于无所寄命之急呼!故敢以请,神其鉴之。

  神之于人,能康岁时而阜庶物,故人方可岁时备物以事神。今兹春仲,敢遵常典。神可不懋,以无废其康阜之功;则人敢不尽,以无ル于事神之礼。

  前梦后梦真是一,此幻彼幻非有二。正好长松水石间,更忆前生后惹祸。

  比苦雨淫,惧为岁害。蒙神之德,赐以时佟=癫下蟾Τ桑里闾相庆。敢不严报,尚祈终惠。

  自去秋之始,至到现在春之暮,雨不{咪鑮霈。方麦苗将病,稻种未布,农事急矣,而祷请未效。惟神灵应在人,是用奔告。尚其降鉴,大施泽于此邦,使民获善岁,而不罹于艰厄,则人于报神之赐,亦曷敢不虔?

  至恩难称,欲报者惟尽于精诚;大觉可依,有祷者必蒙于善应。敢缘慧力,辄罄愚衷。伏以大行太皇太后淑圣在躬,聪明先物。仪刑宫壶,德大而不矜;镇抚国家,功崇而不宰。未穷遐溃奄背盛辰。国王主公务极孝思,永怀慈荫。内遵丧纪,不缘易月而断恩;外异寝园,特以因山而建号。矧惟臣庶,实自生成。虽衔有恸之情,未识论酬之所。是资佛果,少即人心。伏愿克配坤元,宁至神于不测;浸昌天极,介景德于无疆。实赖梵因,允谐众望。

  直从巴峡逢僧宴,道到东坡别纪公。当时半破峨眉月,还在平羌江水中。

  【六安谒夫子庙文】

  【襄州岳庙祈雨文】

  【慈圣光献皇后百日转经疏】

  苏寿明、巢谷、僧应托与东坡居士,皆眉人也。会于黄岗。将之雁荡山,作偈送之。

  【罗兹谒夫子庙文】

  维帝侧微之初,躬耕此土,历数千载,盛德弥新,传于无穷,享有庙食。巩受命出守,敢陈薄荐。维帝常垂阴施,惠此困穷,庶使遗民,永有正视。

  气之不若,旱实为灾。蒙在麦月,畀之甘泽。维灵休之所自,岂昭报之敢忘?俾获有秋,尚赖终惠。

  轼以王命,来守此邦。事神养民,敢不祗饬。莅政之始,见于祠下。安静无事,丰乐有年。惟神相之,使免罪戾。尚飨。

  【诸庙谢雨文】

  臣愚,行为时之所背,言为时之所轻。寡俦少和,<耳少>々茕茕。奇于人而那样,敢望信于冥冥?属东辕而进谒,托Sven而荐诚。眷齐鲁之旧邦,依大镇之峥嵘。苦后卿之方骄,忧岁事之不登。民且瘠于沟壑,或椎埋而死兵。冀聪明之响答,霈膏雨之宵零。言丁宁而上诉,心惝恍而潜惊。顾无法以谐世,将何动夫威灵!乃不知夫神与道而为徒,虽默而难明。其虚心也,物有来而必应;其公听也,无憎爱之常情。彼大虽自大,小虽谓小,吾与善而已矣,常一视而公正。故微衷得以上彻,利泽为之旁行。或噫为风,或震为霆。隐然雷出,霭然云蒸。洒甘霪以兼夕,灭害气于无形。盖西极于甸服,东属乎沧溟。人盈其望,物遂其生。黍升啥擢秀,粟辑级敷荣。使时遂熄,年功可成。人食丰乎钟蹋神祀衍乎粢盛。民相安于田间,吏无用于威刑。信大恩之莫报,而至德之难名。愚所以意激而感深者,方涉世之零丁。荷降鉴之不昧,知忠信之可凭。敢因辞以进谢,愧抽思之非精。

  【祭伏羲臣神文】

  维神开阖阴阳,鼓舞万类。行巽之权,直箕之次。阴淫为霖,神能散之。下土垫涝,神能街。发轸西北,弭节西南。风反雨霁,神亦不惭。尚飨。

  天皇以岁久旱,所被者广,分命守臣,祷其境内鬼神之有灵德在于人者。维灵有志于民旧矣,故敢以告。尚其降鉴,大施泽于方块,以称太岁忧人闵雨之意。

  吏治不能够顺阴阳,时风雨,而以岁之旱奔告于神。赖神之灵,时赐甘雨。敢不严报,尚其鉴之。

  旱逾时矣,麦既萎死,而粮食未种。太岁忧劳,遣吏分祷。尚其致雨,无俾岁害。允兹东卷,实在灵德。

  【谢观世音晴祝文】

  吏之罪大矣,一切从事于谨绳墨、督赋役而已,民之所欲不可能与,所恶无法去,自恕以窃食,不知其可愧,安能使阴阳和、风雨时乎?故若巩者,任职于外,三年于兹,而无岁不勤快请雨。赖天之仁、鬼神之灵,闵人之穷,辄赐甘泽,以救大旱,吏知其幸而已。其为酒醴牲饔,以报神之赐,曷敢不虔?维神尚终惠之,使永有年,则神亦无穷,有依于人。

  巩获承余教,列职书林,来守此邦,敢遵常礼,躬谒祠下,尚其临之。

  维新秋甲寅,天皇宗祀英宗太岁于明堂,以配上帝。既成礼,乃诏天下遍祭于群神。故州能够众羞醪酒祗荐祠下。神其诞降嘉福,无有不暨,以称圣上所以事神爱民之意。

  爱戴寿圣师,听笔者送行偈。愿闵诸有情,不断一切法。人言眼睛上,一物不可住。笔者谓如虚空,何物住不得。我亦非然小编,而不然彼义。但是两皆然,不然无然者。

  比虞水溢,将败岁功。不自皇宁,敢陈恳迫。果蒙阴施,即畀时佟L锢锘逗簦粢盛有可能。惟神灵所以赐于人者,岂愚足以当之。尚冀余休,终成多稼。民能自保,神则有依。

  自秋不雨,方冬尚温。麦田苦于旱干,民室忧于病疠。永惟职分,内集兢惭。惟神作镇岱宗,著灵南夏。敢沥由衷之恳,冀回退鉴之仁。遂俾膏泽以时,祁寒式序。畎亩克谐于丰富,里闾皆保于靖康。尚其垂训,副此群望。

  吴太初象先,今为单州单父人。父讨,从事新德里,勤事死州外瘴地。象先以丧至州下,亦死,年三11岁。三试于礼部,不中。余与之善。后三年,其弟景初来,视余于临川,庆历七年也。余思象先,如初失之,为之追考其为人,为辞以哀之曰:

  【祈晴云神祝文】

  【题祷雨文后】

【先君焚告文】

  京师多尊官要人,能引重后辈,公卿家子,有宾客亲党之助,略识文书章句,辄出与寒士较重轻,由此名称多归之,而主升绌者,因得与大位。君俞在京南门外,不交人事,读书慕知受人尊敬的人微言大法之归趣,孜孜忘昼夜寒暑之变,其为辞章可道,耻出较重轻,漠然自如,由此名与位未充也。庆历元年,予入太学,始相识。馆余于家,居数月,相与助教。会余归,遂别。常爱君俞气貌端然,虽燕休未尝慢,在众中恂恂,或不知其为朝士也。至相与言天士官,白黑无所隐,其方且勇亦少及也。太太太素严,君俞怡怡奉子职,退事寡嫂无闲言,蓄老婆不骄,为家不问田宅,平居无亵私流侈之好。以某年某月疾,遂不起。始,军机章京冀文穆公无主祀,扳君俞以托其后,君俞亦尽诚奉之,兹能够不坠矣。今太老婆年高,而天夺君俞之命,是于君俞之心不为大恨欤?夫为人如前之云,而不卒于贵且寿,曾未少施其所学,又负其所承之心,是于人人之情不能够泯哀也。况重以相知,其悲塞可胜乎?作辞以泄其哀,且系曰:君俞姓王氏,讳寅亮,官至殿中丞,年二十六云。

  神食于民,吏食于君。各思乃事,食则无愧。吏事农桑,神事雨佟7伺┎涣Γ雨则时啬。召呼风霆,来会笔者庭。一勺之水,肤寸千里。尚飨。

  【诸寺院谢雨文】

  【邪溪谢雨文】

  龙之变化无方,而其有功于人者,则在于能兴云雨。呜呼!今旱甚矣,是用稽古。为尔某龙之象,位于某方,薰祓以祷。尔尚图厥职,其亟以时肆为膏泽,以大施于此土。无愆厥应,俾有后羞。惟尔有神,亦尚永有依归。

  ◎偈二十首

  【通辽谒诸庙文】

  今二邦不雨,自二月以讫于兹。积水之泽,尘起冥冥。粟将槁死,蝗亦孳生。虽政或二流,足以至此,而老百姓何罪?宜蒙哀矜。彼撮土之山,勺水之川,尚能与民为福,锡之有年。岂如衡山,朝出一云,暮泽天下,其势之易,易于转圆。而比近托丽,顾不能够怜。殆莫之或告,告或不虔。夫民之生,盖亦艰矣,无储与藏,重敛烦使,岁一不登,多滨于死。奸强无知,或起乘时,聚为盗攘,以取诛夷。循理安业,田间之民,亦与俱亡,奚可不伤!巩受命国王,守藩于东,敢斋以严,告于灵宫。惟神闵人之病,助岁之功,霈然降雨,变为丰。尚俾斯民,以牛羊黍稷,得承事于无穷。

  【诸寺观祈雨文】春气已中,农功方急。而膏泽未洽,土脉尚干。敢恭致于精诚,用仰祈于觉〈道改“觉”作“真”〉荫。尚其降水,俾获有年。

  王晋卿得破墨三昧,又尝闻祖师第一义,故画邢和璞、房次律论前生图,以寄其高趣。东坡居士既作《破琴》诗以记梦异矣,复说偈言。

  维此谯都,年岁顺而民俗厚者,虽人之力,实神之助。巩获守此土,敢荐樽爵。与人为福,实待神休。

  【大悲祈雨文】

  【茂名明堂后祭庙文】

  神食于社,盖成百上千年。更历圣王,讫莫能迁。源深流远,爱民宜厚。雨有的时候应,亦神之疚。社稷惟神,笔者神惟人。去笔者不远,宜轸笔者民。尚飨。

  维人之生,尊卑长幼,知有其序。悖于理者,知有所畏。何以至然?实自夫子。巩长人于此,敢不严事?是用寅荐樽爵,式遵典礼。

  【皇妣昌福县老太太吴氏焚告文】

  嗟明允兮邦之良,气甚夷兮志则强。阅今古兮辨兴亡,惊一世兮擅小说。御六马兮驰无疆,决大河兮啮浮桑。粲星斗兮射精光,众伏玩兮雕肺肠。自京师兮洎幽荒,矧二子兮与翱翔。唱律吕兮和宫商,羽峨峨兮势方堋J朐泼兮变不时,奄忽逝兮汴之阳。维自著兮嗷突停在后人兮庆弥长。嗟明允兮庸何伤!

  惟神光昭祀典,幽赞化功。享庙食以惟严,垂介福而无爽。属兹丰岁,爰举旧规。式陈蠲洁之仪,冀报有年之庆。

  【祭西山玉隆观许祖文】

  【襄州诸庙祈雨文】

  明允姓苏氏,讳洵,眉州东营人也。始举进士,又举茂材异等,皆不中。归,焚其所为文,闭门读书,居五三年,全部既富矣,乃始复为文。盖少或百字,多或千言,其指事析理,引物托喻,侈能尽之约,远能见之近,大能使之微,小能使之著,烦能不乱,肆能不流。其壮美俊伟,若决江河而下也;其辉光明白,若引星辰而上也。其略如是。以余之所言,于余之所不言,可推而知也。明允每于其穷达得丧,忧叹哀乐,念有所属,必发之于此。于古今治乱兴坏,是非可以还是不可以之际,意有所择,亦必发之于此。于应接酬酢万事之变者,虽错出于外,而用心于内者,未尝不在此也。嘉坛酰始与其二子轼、辙复去蜀,游京师。今士大夫欧阳公修为翰林学士,得其文而异之,以献于上。既而欧阳公为礼部,又得其二子之文,擢之高档。于是多少人之作品盛传于世,得而读之者皆为之惊,或叹不可及,或慕而效之,自京师至埃尔克森隅障徼,学里胥莫不人知其名,家有其书。既而明允召试舍人院,不至,特用为书记省校书郎。顷之,以为霸州文安县主簿,编纂太常礼书。而轼、辙又以贤良方正策入等。于是多人者尤见于当时,而其名益重于天下。治平五年春,明允上其礼书,未报。6月己未以疾卒,享年五十有八。自皇上辅臣至闾巷之士,皆闻而哀之。明允所为文,有集二十卷行于世,所集《太常因革礼》者一百卷,更定《谥法》二卷,藏于有司,又为《易传》未成。读其书者,则其人之所存可见也。明允为人精晓辨智,遇名气和而颜色温度,而好为策谋,务一出己见,不肯蹑故迹。颇喜言兵,慨然有志于功名者也。二子,轼为殿中丞直史馆,辙为大名府推官。其年,以明允之丧归葬于蜀也,既请欧阳公为其铭,又请予为辞以哀之,曰:铭将纳之于圹中,而辞将刻之冢上也。余辞不得已,乃为其文。曰:

  【无名和尚颂观世音偈(徐因饶州人)】

  【罗萨Rio鳝溪祷雨文】

  【青城山祈雨文】

  【太明朗道宫祈雨文】

  一般口眼,两般肠肚。认取乡人,闻早归去。

  【诸寺观谢雪文】

  【襄州谒文宣王庙文】

  则信兮其位未充。方期显行兮羽仪于世,孰尸变化兮亟畀之凶。氵勿穆无端兮莫致责辞,维旧及知兮哀搅余胸。老母无抚兮少妇失依,赖有息子兮可望其隆。一命归西兮子悲曷胜,托辞于牍兮恨与天终。

  【灵感观世音菩萨偈(并引)】

  【诸庙谢雨文】

  〈岳庙云:维神以丰功盛德,作镇此方,宜有□□以称民望。〉

  【诸庙谢雨文】

  【谢晴祝文】

  【又大悲祈雨文】

  去岁之水,其为害大矣。民之免于谢世而不为盗贼,亦幸亏已矣。水之既去,民于完防守、修疆陇,以从事于田,其艰且劳亦甚矣。使今岁大穰,恐未足以复其力。今苗始莳而雨不仅,若将又病之,民有转死之忧。吏之不可能事神治民,以降兹,不敢逃其责。然之既降,非吏之所能捍而止也。惟神旧依吾民,而食于此土,捍患除灾,固神之职,敢不以告?使雨速止,而岁有成,亦惟神于此土,永有依归,惟神其图之。

  时寒未若,雨雪尚愆。麦有立苗之艰,人违鲚阑е适。敢依灵德,沥致勤诚。惟顺导于太和,俾霈施于膏泽。克谐众望,实赖阴休。

  枵然无根,生意永断。劫火洞然,为君作炭。

  比苦亢阳,具陈致祷。实蒙甘泽,敢不昭报。

  【邪溪祈雨文】

  【诸庙祈雨文】

  【无相庵偈】

  【诸庙谢雨文】

  去岁之旱,有请于神。蒙畀嘉泽,田则大稔。今春河役,发民20000。更迭赍送,众又倍之。盖此齐人,出者几半。迨其反室,麦序之初。劳费既深,又违穑事。夫民数载,乃遇一稔。敝之如此,其几尚完。今二麦方包,而亢阳为虐。吏任其咎,所不敢逃。惟民何辜,赖神终惠。能致云雨,则实在神。尚其念之,故敢以告。

  【谒诸庙祝文】

  【基加利谒诸庙文】

  惟夫子言行之所及,盖不可得,而大家师仰,各以其〈一无“其”字〉材之所及而已。巩潜心久矣,兹者受命抚封,进谒庙下,敢陈薄荐,式遵典礼。

  雨夹雪始消,阴再作。小民无辜,弊于饥寒。草木昆虫,悉罹其虐。并走群望,祈而未报。意雨霁有数,非神得专。惟小编大士含法分,无为不入尘数。愿以大解脱力,作难以置信事。愍此无生,豁然开明。尽十二月晦,雨雪不作。大拯羸饿,以发信根。此大布施,实Infiniti量。惟大士念之。

  惟神播泽在人,庙食兹土。巩守藩之始,敢修祷谒。尚祈灵德,常庇斯民。神于无穷,亦永有赖。

  【薤山谢雨文】

  冬至连日,凝阴伤春。闵惟艰食之民,重此常寒之虐。役兵堕指,行旅摧选@先鹾藕簦吏既惭于无术;阴阳舒卷,神何惜而不为。愿扫重云,以昭灵贶。使民奉事,永岁益虔。尚飨。

  维闽之人,前岁苦饥,去岁苦盗。足食而安,期自今始。而方夏旱剑惧害穑事。兹余用稽于众,盖能够徼福于民者,罔不驰告。不敢爱力,不敢宁居。赖神之仁,畀以膏泽。自未至酉,远近周浃。维岁大熟,可立而需。敢饬豆笾,报用典礼。吏无明德,而但知告其困急于神。神既赐之,其尚终惠。

  惟灵功德在人,庙食兹土。巩到官之始,敢修礼谒。尚期降惠,以佑吾民。

  维年月日,具位苏子瞻,谨以清酌庶羞之奠,敢昭告于某神。上清储祥宫成,敷宥四海,均福于下。有诏守臣,凡在秩祀,罔不祗荐。维神导和却,保民无疆,以称朝廷至仁之意。尚飨。

  比缘穷腊之期,久苦亢阳之。敢徼灵施,仰布愚诚。蒙膏泽之立即,致祁寒之协序。人无疵疠之患,物有丰成之祥。实赖洪休,敢忘昭报?更祈密雪,尚及余冬。

  【诸寺观谢雨文】

  民无常心,固何知于帝力;天作淫雨,当有感于佛慈。慧光照临,阴消复。拯农业和工业于沟壑,宽吏责于简书。某等共衔不报之恩,愿颂难名之德。恭驰梵宇,少荐微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