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芳:协理U.S.A.退出中导公约,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为何如此另类?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8年10月20日宣布将退出“中导条约”之后,相较于法国、德国等欧洲大陆国家,英国的表现与众不同。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表示“支持”美国的决定。与此同时,英国议会有议员发起动议,要求英国政府采取行动,影响美国政府的未来决策,更有防务专家表达了对由此而引发的“冷战2.0版”到来的担忧。

实际而言,英国国内的很多呼声与欧洲大陆类似,希望条约能够存续。主要观点包括:

首先,条约对维护欧洲安全至关重要。中导条约全称为《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该条约1987年由美苏两国领导人签署,规定双方将全部销毁和彻底禁止射程为500公里至1000公里的中短程导弹,以及射程为1000公里至5500公里的中程导弹。由于条约限制发展的导弹射程不足以到达美国本土,除了美国阿拉斯加州以外,根据该条约拆除的六种不同类型的苏联导弹主要针对欧洲。

其次,条约的设立使美国及其盟友处于相对有利地位。这是因为,该条约只适用于陆基发射器,而对海空发射系统并无限制。尽管俄罗斯近年来在巡航导弹技术方面也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在海空发射巡航导弹方面,美国和北约仍长期居于领先地位,仅禁止陆基系统的中导条约显然对美国和北约更为有利。

最后,废约将使跨大西洋关系更趋紧张,加剧英国“脱欧”期间战略选择的复杂化。国王大学的詹姆士˙卡梅伦就认为,对英国而言,脱欧在即,欧洲新一轮军备竞赛和跨大西洋关系的动荡却在一个可怕的时刻到来。英国曾力争充当欧美之间的桥梁,而两者之间却渐行渐远。美国政府似乎对其传统盟友越来越冷漠或敌对,而欧洲则正变得对英美更加疏离。

因此,在特朗普宣布行将退群之后,英国议会就有议员发起动议,认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将会破坏国际上制止核扩散的努力,并将破坏全球特别是欧洲安全的稳定。”该动议还直接赞扬了法、德等国对此予以批评的行动,并呼吁英国政府利用其对美的影响力,敦促美国通过外交手段处理其对条约遵守情况可能存在的任何担忧,并坚持其对条约的承诺。但截至11月19日,该动议在英国下院仅获得了36名议员的签名,其中,特雷莎˙梅所代表的执政的保守党中,仅有一名议员支持。而国防大臣威廉姆森的表态,则更说明了英国政府的态度。

威廉姆森的表态被英国学者形容为经过“精心设计“。在给议员的书面回信中,他称:“英国政府与美国和北约伙伴就外交和安全政策问题有各级磋商机制,对包括中导条约在内的相关议题进行定期和密切的对话。俄罗斯正在对其核力量和导弹军备进行广泛的现代化,英国与美国一样对其某些新型导弹感到担忧”。威廉姆森也强调了“该条约对跨大西洋安全关系的重要作用”,并表示“英国希望看到它继续存在,但这需要所有各方遵守。在条约继续生效期间,英国政府将继续努力使俄罗斯全面和经核实遵守条约。在下一步行动中,英国将继续与美国和其他盟国密切合作”。威廉姆森在媒体上的表态则更为直接,英国《金融时报》的文章称,威廉姆森明确表示,“我们的亲密的长期盟友是美国,我们将坚决呼应美国,发出明确信息,即俄罗斯需要尊重其签署的中导条约义务。”

由此可见,在中导条约事件中,英国政府的战略选择重点依次为:首先是支持美国,其次是谴责俄罗斯,最后是表达与欧洲及其他战略盟友合作应对的愿望。

重视跨大西洋关系,特别是对美安全合作,是二战以来,英国对外政策的基石。从冷战到伊拉克战争,再到“9˙11”之后的反恐战争,英国政府一直如此,即使是在国内存在很大争议的情况下,立场也十分坚定。而安全合作也正是战后“英美特殊关系”得以存续的重要支点。“脱欧”背景下,2017年启动的英欧谈判迄今前景不明,英国的国家发展面临了更大的“不确定性”。英国希望“脱欧”后能够发展成为“全球英国”,需要来自各方的支持。其中,美国仍是首选,而安全合作则被视为最有可为的领域。

而在西方国家中,英国一向是对俄态度最为强硬的国家。与欧洲大陆国家不同的是,英国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少,也没有直接的地缘威胁顾虑,却有长期交恶的历史,英国一直对俄罗斯高度警惕。最近的一次,是梅首相因为尚未结案的境内俄罗斯公民中毒案,直接指责俄罗斯是幕后真凶,并发起包括美国及欧洲盟国在内一致对俄。英国智库杰克逊研究所近期还发表长篇报告,曝光所谓的俄罗斯间谍在欧洲大肆活动。因此,在中导条约问题上,英国积极支持美国所主张的俄罗斯“有错在先”的立场。

“脱欧”在即,目前而言,英国的未来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欧盟。加之国内的压力,英国政府也会希望在此问题上能够继续扮演一个“协调员”的角色。毕竟如果中导条约崩溃,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2021年失效,那么美俄的战略核力量将自1972年以来首次不受限制,全球核不扩散领域的失控局面也并不符合英国的利益。在这一点上,即使是“脱欧”,英国和大陆国家仍存在一定的战略共识。问题只是在于,在跨大西洋联盟内部的战略互信下降的大背景下,支持也好,反对也罢,他们将如何影响特朗普总统的决定?

但正如英国智库查塔姆研究所国际安全事务部主任刘易斯所言,“对于美国的盟友和那些能够影响俄罗斯的人来说,在这紧要关头,需要提醒美俄这两个全副武装的军事大国,这些决定影响着所有人,需要用法治来平息一个日益动荡的世界”。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文章转自中国网)